文生图独角兽Stability AI资金燃尽,欠债1亿刀正寻求卖身,开源AI公司还好吗?

关键词:区块链 85956 2024-06-11

文章来源:智能涌现

文|李然 李苗

编辑|李然

图片来源:由无界AI生成图片来源:由无界AI生成

据 The Information 周三援引一位参与谈判人士的消息报道,由于面临现金短缺,Stable Diffusion背后的英国人工智能初创公司Stability AI 最近几周与至少一位潜在买家就出售事宜进行了讨论。

报告称,2024 年第一季度,Stability AI的收入不到500万美元,亏损超过3000万美元,并补充说,该公司目前欠云计算提供商和其他公司近1亿美元的未偿账单。

而Stability AI不是第一家揭不开锅的Gen AI独角兽。曾经在ChatGPT刚刚发布之时就已经爆火的AI营销工具Jasper AI,就已经因为没有核心技术能力,在ChatGPT爆火之后就急速陨落。从巅峰时最高15亿美元的估值,到现在几乎无人问津,也就过了一年多的时间。

从Jasper的陨落可以看出,即便是早早了就踩中Gen AI的风口,如果没有过硬的技术或者产品能力,即便短期内积累了大量的客户,也会因为技术的不断更新迭代而失去魔力。

而作为开源社区文生图扛把子的Stability AI,其技术能力极强。他们的推出的模型不管是从性能还是对用户的吸引力上看,不说是业界顶流,也至少是第一梯队。

为什么连他们也扛不住了呢?

CEO“劫富济贫”,公司管理、资金和法律风险并存

Stability AI的危机来得早有先兆。

在2023年底,很多业内大佬和媒体就预测,Stability AI可能在一年内倒闭或者被收购。

△来源:福布斯△来源:福布斯

其管理问题早就被摆在台面上。 Stability AI最大股东之一 Coatue Management 在2023年10月份曾点名要求其CEO Emad Mostaque下台,称其混乱的管理导致了顶尖人才的外流。

今年三月底,Mostaque主动辞去了Stability AI公司CEO和董事会职务,转而追求去中心化人工智能。

就在CEO跑路前不久,Stability AI已经失去半数以上的关键人才,研发Stable Diffusion模型的五人核心团队已有三人离开。

Mostaque备受争议,曾经被媒体称为“AI 产业的罗宾汉”——用糟糕的商业才能,劫资本家的富,济研究者的贫。

在2022年10月,Stability AI以10亿的估值融到1.01亿美元时,它还是一家耀眼的Gen AI明星公司。

然而《Forbes》等媒体曾详述了Mostaque如何利用来自投资者的这1亿多美元资金来创建免费的开源模型,虽然这对公司来说基本无利可图,但却使生成式 AI 领域变得前所未有的民主化。

在Mostaque的领导下,Stability几乎烧完了1亿美元,他真的快把公司干倒闭了。Stability 营收远低于预期,而成本不断高企。

2023 年 10 月,《福布斯》援引管理委员会的财务预测Stability AI 的支出为 1.53 亿美元,收入仅 1100 万美元。彼时公司的现金已不足 400 万美元。

Stability AI 被传在2023年10月获得英特尔领投一笔近5000 万美元的融资,以可转换票据的形式筹集。然而这笔钱似乎并不足够让Stability回到正轨。

Stability的盈利方式有DreamStudio的API访问订阅服务,以及面向B端企业的 AI 咨询和模型服务。

然而这对于一家以开源著称的软件的支出来说杯水车薪。仅 2023 年,公司预计计算成本将达到 9900 万美元,此外还有 5400 万美元的人员成本。

让其雪上加霜的是其面临的法律风险。

Stability AI 在2023年7月遭到联合创始人Cyrus Hodes的起诉,他声称在他以100美元的价格出售15%的股份时,Mostaque在公司价值上欺骗了他。

Stability同时面临巨额版权诉讼。2023年1月,摄影社Getty Images对Stable Diffusion提起诉讼,称后者已经窃取了该社超过1200万张受版权保护的照片,如果成立,Stable Diffusion 可能要赔1.8万亿美元。2023年12月,英国一法院裁定该诉讼案正式进入审理期。

其次,Stable Diffusion软件本身的知识产权就存疑,该模型与德国大学研究者打造的Latent Diffusion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管理混乱、CEO跑路、人才流失、营收困难、又面临诉讼风险,这些不利因素让投资人不敢轻易砸钱。 有传闻称该公司以40亿美元估值尝试再融资,甚至寻求过出售,但最终价格没有谈拢。

造成Stability雪崩的最后一片雪花可能是来自OpenAI和Google等大模型巨头的多模态和文生图技术不断精进,

这不是突发的地震,而是本就摇摇欲坠的雪山再也无法承受“全球变暖”的竞争环境。

开源生图AI是一门好生意吗?

Stability AI自己惹了一堆麻烦处理不过来不说,真正让他们“卖身求存”的最直接原因,还就是“开源模型公司”真的很难赚到钱。

虽然Stability AI后来也像大部分模型公司一样也推出了自己的订阅收费服务。

而且除了生图模型之外,他们也尝试推出了大语言模型,编码模型和视频模型,丰富自己的产品线,充实自己订阅服务的价值。

但它的核心用户确实还是早期冲着“开源”和“生图”来的个人用户。免费本来就是吸引他们使用模型的关键要素,那他们背后的付费意愿肯定就不会太高。

而尝试铺开产品线,需要源源不断的大量资金投入,才有可能让自己的模型在每个赛道都能保持竞争力。而目前来看,敢于一口气做那么多种类模型的AI公司,除了谷歌,就只有OpenAI了。

显然Stability AI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撑他们这样摊大饼式的发展。

如果公司没有办法持续的获得收入,用户增长因为竞争的加剧又阻力重重,进而无法获得融资输血。这样最终就难以逃过“李彦宏开源宿命”。

没有可能进一步获得资金,自己有没有能力造血,即便公司掌握核心技术,有着强大的技术团队,最终也不得不面对树倒猢狲散的命运。

对比开源AI找不到商业模式就没法生存的惨淡现状,同样是Gen AI公司,在文生图领域与之平分秋色的闭源模型Midjourney从成立初期就实现了经济独立。

△图源:Midjourney官网截图△图源:Midjourney官网截图

与Mostaque具有争议的管理风格不同,Midjourney创始人曾被评价为“极有远见”——创始人David Holz预计未来计算资源将越来越稀缺,因此,他从 2021 年就开始“囤积” GPU。

△David Holz 图源:Forbes△David Holz 图源:Forbes

在对“钱”的态度上,Midjourney在早期就展现出了不同于硅谷其他初创公司的风格——不追求巨额融资和高估值,而是相信“现金为王”,于是早早推出了定价不低的订阅服务。事实上,Midjourney至今从未接受过任何VC投资。

报道称,Midjourney创立于2021年8月,仅有11名全职员工,曾在短短一年内实现了1亿美元营收,和估值不同,这1亿是实打实的现金流。截止2023年9月,Midjourney 团队扩充到40人,营收有望达2亿美金。

几位与 Midjourney 关系密切的人透露:虽然 Midjourney 的大部分收入都用于购买昂贵的 AI 芯片,但自该公司成立之初,Midjourney 就一直在盈利。给公司高管的不是股票包,而是利润分红。

在Midjourney灵活的团队和强大的现金营收能力下,Holz 根本不着急。

他在社交平台X上发布的内容展示出:他希望大家心态好、睡得饱,而自己最近最要紧的事情是看科幻小说,以及给网友安利科幻小说。

△图源:David Holz X平台截图△图源:David Holz X平台截图

>快讯
6月24日 星期一
相关资讯